第二期

浅谈心理咨询在社区的矫正工作的实践与思考

发布者:slackck发布时间:2017-06-07

马小蔚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新罗区司法局铁山司法所所长)


社区矫正服刑人员是一类特殊的群体,承受着来自社会各个层面的压力。有研究表明,犯罪人群的心理健康问题较普通人严重,包括人际关系敏感、焦虑、敌对、恐怖、偏执、等,尤其表现在敌对、恐怖及偏执倾向上。如何应对这些压力与挫折,保持身心健康,以促使其更好、更快地回归社会,发展自我,是他们必须面对的人生课题,也是构建和谐社区、和谐社会的重要基础。

所谓社区服刑人员的心理矫正,是指在社区矫正工作中,运用心理学知识和方法,通过开展心理评估、心理健康教育、心理咨询与治疗等一系列的活动,帮助服刑人员调节情绪,消除其不良心理及其他障碍,矫正其不正当的认知方式,完善其人格,从而最大限度的提高矫正工作的质量和效果的一项工作方式。心理咨询技术应用于社区矫正工作是十分重要且必要的,充分发挥其功用将极大促进社区服刑人员更好地回归社会。笔者一直致力于将所学的心理学知识、技术运用于社区矫正工作,不断实践。

一、社区服刑人员的心理状态及心理咨询技术应用范围

各种各样的犯罪动机和起因,形形色色的罪名和刑期,林林总总的成长背景与家庭环境,使社区服刑人员在总体上虽基本属于正常人群,心理状态呈现得非常复杂,心理健康普遍存在一定问题,更有部份人格特征与罪犯人群所特有的特点具有少量共性。常见的类型有:

(1)能够正确认识自己错误并积极改造的心气平和型。这类服刑人员通常刑期较短,生活、工作环境未因犯罪有较大变化,心态好,乐观,愿意配合。

(2)认为没什么大不了的麻木不仁型。这类人员一般社会经验老道、阅历丰富,可能对社会的阴暗面看的较多,体会较深。他们通常觉得虽然自己被判了刑,但罪行较轻,也未被限制人身自由,社区矫正只是走形式,不影响其生活。所以平时表现为生活作风懒散,做什么都不积极,能躲就躲,对矫正活动也是敷衍了事。

(3)消极敷衍的破罐破摔型。有些社区服刑人员在矫正后发现脱离社会了,有的不能被父母子女接纳,流落街头;有的夫妻感情已经破裂,配偶不辞而别;有的被原工作单位辞退,失去了往日的体面;有的求职处处碰壁,失去了生活来源。这些来自方方面面的打击,使得他们觉得自己已经被社会所抛弃,对自己的未来丧失了信心。所以他们在矫正期间整日无精打采,对什么活动都没兴趣,敷衍应付。

(4)被动封闭型。产生这种心态的原因较为复杂,有的是本身的性格使然,天生就不爱说话,只喜欢倾听,你问什么他答什么,你不问他就保持沉默;有的可能是因为在监狱服刑时间长,与正常的社会产生了隔阂,还没有适应过来;也有的是因为在案件处理过程中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对公职人员都持戒备心理。

因此,心理咨询工作对社区矫正服刑人员应重点关注健全其人格,采用心理咨询所特有的方法和手段使社区矫正对象学会自我调节和控制自己的心理状态并进而调节和控制自己的行为,最终使其能够有效面对生活中所遇到的困难及应激性事件,达到社区矫正对象心理素质增强的目的,防止社区服刑人员重新犯罪。在实践中,比较常见的心理矫正措施包括:

1.心理健康教育。在进行社区矫正过程中,我们发现,社区服刑人员普遍存在心理健康问题,而且他们并未意识到自己的心理存在问题,所以在社区矫正工作中,首要的任务是对服刑人员开展心理健康教育,以帮助他们正确认识自己,形成良好心态、提高调适能力。

2.心理咨询与心理治疗。这是心理健康教育的一个必要的补充手段。由于心理健康教育只是一种授课式的说教,加上矫正工作人员大部分是非心理学专业人员,没有针对每个服刑人员具体问题展开分析,所以有些服刑人员并不能清晰地认识自己的心理问题,也不能很好的调适自己,这就需要邀请专业的心理咨询与治疗机构、心理咨询师来参与工作,为这些矫正人员提供心理咨询与治疗方案。

3.心理危机干预。这是对于极少数服刑人员由于突然遭受严重灾难、或者是碰到了难以克服的困难,以致其陷入极度痛苦、绝望等严重心理危机时,由矫正工作人员对其及时采取干预措施,并给予适当的心理援助,使之尽快摆脱困难。

二、笔者所作的探索与实践

笔者认为做好社区服刑人员心理矫正工作的前提是正确掌握服刑人员的心态。通过阅看档案材料、交谈等各种方式了解服刑人员基本情况:(1)服刑人员的自然情况调查,如职业、家庭状况等;(2)既往生活情况调查,如有无吸毒史等;(3)日常行为活动观察,如习惯、爱好等;(4)犯罪情况调查,如犯罪原因、性质等。在此基础上进行有针对的专业心理矫正。

1.心理测试问卷的运用

在社区矫正工作中运用心理测试问卷,能够发现服刑人员可能存在的心理问题,结合平时观察及时准确地掌握和了解矫正对象个体的心理发展规律、特点及现状,以有针对性地给予心理辅导和咨询。2016年6月,笔者挑选国际上通用的《症状自评量表-SCL90》让15名服刑人员进行填写,从感觉、情感、思维、意识、行为直至生活习惯、人际关系、饮食睡眠等10个方面,分别反映服刑人员的心理症状情况。评估结果分析来看,服刑人员大多属心理健康,也发现个别心理状况应引起重视。如服刑人员卢某某,问卷中F6因子分最高的,存在较强的敌对、厌烦及不可抵制的冲动情绪,F10因子显示其饮食及睡眠存在较大问题,其因盗窃罪入刑,在之后的矫正过程中注重向其细算再次违法成本,督促其遵纪守法,力降重新违法犯罪可能性; 服刑人员陈某轮,因交通肇事罪入刑,问卷总体呈较悲观状态,总分146分,存在忧郁、失望、悲观情绪,在矫正过程中密切关注思想动态,向其正面多了解沟通,并积极与其现就业单位老板联系,共同帮助其塑造重新做人的信心。

2.图画心理分析技术的运用

图画心理分析技术又可以叫做房树人绘画心理分析,这是一种投射测验。2015年7月份笔者请每位服刑人员画自画像,以此客观分析服刑人员的性格,成长,心境等多方面心理内容。分析结果来看,绝大多数服刑人员缺乏对自身的整体认识,对自己不认同,或存在严重的情绪困扰;部分服刑人员挫折容忍度低,容易冲动;还有些心态不平衡、错位的心情或矛盾的心态;等等。服刑人员林某天,日常生活中看上去很温和,但在从其自画像中被反复涂黑的牙齿等细节,再向其家人了解,发现林某天有一定攻击性。

3.倾听与身体语言的观察等面谈技术的运用

在社区矫正中,倾听不是简单的听到或记录下服刑人员的语言,更重要的是矫正工作者要借助服刑人员的言语,真正听出言语中所包含的事实、所体验的情感、所持有的态度和观念,并做出适当的反应。在日常管理尤其是走访、谈话中,笔者通过对服刑人员身体语言的观察,结合其日常表现从身体和语言不一致角度入手,更确切地了解服刑人员言语的真实性以及其对矫正工作者的态度是真正的认同还是敷衍,进而发现服刑人员可能存在的波动及重大情况。2015年9月在开展“大走访”活动中,矫正工作人员在服刑人员林某家中向其强调要遵纪守法,林某交谈中身体不时向前后倾斜摇摆,肢体语言过多,笔者继续深入问题观察林某愈加坐不住,面部表情、肢体动作更加丰富。在笔者旁敲侧击和不懈追问下,林某当场承认确实又涉入一起诈骗案中。

4.合理情绪疗法的运用

通过问卷评估、图画技术等综合分析,综合日常管理表现,对可能存在较大思想波动的服刑人员,笔者通知其进行面谈疏导,合理情绪疗法是较常使用的改变认知的技术。合理情绪疗法基本理论:通常人们认为是外部诱发事件A直接引起了情绪和行为反应的结果C,合理情绪疗法认为直接引起了情绪和行为反应的结果C不是事件本身A,而是人们对事件的看法、观念及认识B。例如服刑人员苏某杰因犯罪(A)后,变的情绪沮丧、消沉、焦虑,对生活缺乏信心(C)。但这种负性情绪的根源可能是他的完全自我否定的态度(B)。在他看来,自己因犯罪后将永远都是个有污点的人,注定自己在人生中永远是个失败者,因此才会变得消沉对生活缺乏信心。通过面谈中综合运用合理情绪疗法,笔者帮助其改变这种不合理的认知,让其意识到其目前所遇到的困境可能只是人生中的一次考验,没有证据表明人生注定要失败。以此避免服刑人员陷入不适应的情绪困扰中,从而更有利于其社区的服刑,帮助其重拾生活信心。

三、存在的困难

1.服刑人员及其家人的抵触心理。

中国传统文化意识内,将心理疾病与“精神病”相靠,多数人不愿意向人表露内心,加之中国心理咨询和教育工作启动有一定的滞后性,以致中国普通民众对“心理矫正”的理解度和接受度不高。一般来说,社区矫正服刑人员都具有一种基本的不信任感,对社区矫正以及司法人员、矫正工作者有较强的排斥心理。矫正工作者与社区矫正人员之间的交流主要是问答式,服刑人员主动诉说较少,回答简单。一方面,因为服刑人员受到刑事处罚,感觉自己低人一等,害怕与人交往,也害怕他人知道自己的情况而轻视自己;另一方面,服刑人员也感觉长期定时的到司法所汇报和接受矫正是一种煎熬,要承受较大的心理压力。对他们开展心理矫正,服刑人员更是抵触。

2、执法者与咨询者角色冲突。

笔者常常感受到来自管理者与咨询者的角色冲突。作为社区矫正管理者,需要树立的是依法严格规范的执法者形象,庄重威严,对社区服刑人员的要求是服从管理。而在心理咨询中,平等、信任、尊重、无条件积极关注是其“生命线”,只有做到这样,来访者才能信任咨询师,建立起良好的咨询关系,在这其中咨询师需要塑造的较多是亲和、让人信赖的“引路人”形象,来访者在这样的引导下慢慢发现自己、重整自己。咨询关系的难以建立,影响社区矫正心理咨询工作者对服刑人员自然情况、社会交际情况、家庭情况及个人成长状况等多方面的情况的了解,更影响了服刑人员自尊心和自信心的建立。

3.社区矫正工作中的咨询师队伍和制度建设有待加强。要想真正开展好心理矫正,工作人员兼具社区矫正业务知识和心理咨询知识相当有必要。目前来看,全市具备咨询师资格的基层司法行政干警屈指可数,作为与服刑人员直接抵触的一线工作人员如果没有基础的心理咨询专业知识,不能及时捕捉到服刑人员的潜在心理风险,或虽发现但缺乏应对手段而无法及时干预。而专职心理咨询师,对社区矫正工作特性不甚了解,无法更好提升矫正质量。对于如何更有效的开展心理矫治,并且把心理矫治充分推广,急需建立起一整套成熟的机制。

四、建议 

首先,笔者认为,要建立健全起基层司法所矫正工作人员的心理咨询系统培训制度。目前从各地实践来看,不论哪种方式对社区服刑人员进行心理矫正,作为直接与服刑人员面对面接触的一线工作者,掌握如图画心理分析技术、使用心理测试问卷等基础的心理筛查技术十分有必要。条件成熟的可在社区矫正工作者队伍中选出合适人员进行心理咨询师资格培训,担负起初步心理矫正工作。

其次,以县(市、区)为单位,根据实际情况将乡镇(街道)科学划分成相应的片区如东方片、西方片、街道片区等,在条件成熟的乡镇(街道)成立相应的心理咨询机构,片区内其他乡镇(街道)依托该心理咨询机构抱团开展矫正工作。部分乡镇(街道)社区服刑人员较少,若要建立专门的社区矫正心理咨询室可能导致利用率不高的结果,通过分片抱团,乡镇(街道)只负责心理问题初步筛查工作和心理来访接待工作,社区服刑人员较多、或经济条件好的乡镇(街道)设立心理咨询机构负责具体心理矫正工作的开展,包括筛查、团体心理咨询、个别心理矫正、社区矫正工作者心理学知识的培训和日常心理矫正工作的指导等。这样有效整合资源,充实矫治力量,形成了心理矫治工作科学、长效的工作模式,更有利于提高矫正工作质量。

再次,可探索建立“政府出资,医院(机构)运作,服务购买,资源共享”的运作模式。在辖区内寻找合适的医院心理科(室)、专门心理咨询机构,成立心理矫治基地。签定了合作协议,建立起长期合作关系,系统开展专业性心理矫治活动。以调查问卷、电子测量的形式,做好矫正对象的心理评估,出具初步的矫正建议;以个别约谈的形式,对矫正对象实施系统的心理辅导和治疗,使其不良心理在专业化、个性化服务中得以纠正;以专家讲堂和个案辅导的形式,弥补辅助队伍在心理知识领域的弱势,增强其做好心理矫治工作的专业技能和水平。

最后,笔者认为,科技不断发展为开展社区服刑人员心理矫正提供了更多手段和方式。为了方便学员们的学习,并扩大心理矫正受益面,可积极探索微信、QQ等在线视频的方式进行心理疏导,运用网络教学模式开展心理矫正团体活动。也可开通心理热线,将心理医院的心理咨询热线连通各街道,以多种形式向社区服刑人员公布,为不愿见面的人员提供心理方面的咨询帮助。充分利用各种社会优质资源,采用专业的团体辅导活动、“一对一”个别咨询情感互动等方式,帮助社区服刑人员释放心理压力、缓解心理矛盾,为其重树自强、自立、自尊的健康人格架起一座心灵之桥


福建省龙岩市依法治市领导小组办公室 龙岩市司法局 主办

电话:0597-2800689   传真:0597-2800689   E-mail:0.88855@163.com   闽ICP备080106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