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期

我的法律情缘

发布者:slackck发布时间:2017-06-07

廖志添

我与司法系统有缘,新罗区司法局零尧同志(化名)是我近三十年的好朋友,龙岩行政服务中心市司法局窗口的同志与我熟悉。我在2016年到福建省司法厅所属的龙岩监狱讲课五次,其中三次进高墙内参加“道德讲堂”和“红苹果——穿墙引线唤醒”等公益活动的授课。与法律有缘,平时爱看央视《今日说法》节目;从娃娃抓起,在长辈和老师严格教育下,遵法守法用法的种子在我小时就已在心中扎下根来。

上世纪八十年代,台湾亲戚有三间旧房,水电和卫生设施不齐全,再加上道路窄小,没法对外出租。长期无人居住的房子雨天漏、睛天晒,后被旁人乘机侵占。祖宗的根守不住,台湾亲戚闻讯坐不住了。不高兴的他们迅速拿起法律武器,委托律师帮助打起官司。当时龙岩的律师少、收费高,年轻的我就经常在律师与台湾亲戚之间跑腿帮忙,负责双方联络。想一想,我也是名牌大学毕业生,与律师一样是有文化的人,为什么专业不一样,赚的钱、社会地痊就差别那么大呢?

1996年至1998年,龙岩兴起了读书的一阵风。爱赶潮流的我也报名参加厦门大学研究生学位课程班学习。选择专业时,想想自己只是一个小兵、是被人管的,就自觉放弃众多人选择的企业管理、行政管理专业,找到了很少人参加、需要讲理的国际经济法专业。两年学习,我很诚恳对待,只是缺了一次课没去、每次上课时积极地坐在前排、作业和考试十分认真完成。结业后,自以为懂得法律就有点飘飘然,匆匆上阵参加律师资格考试后败下阵了。这给我当头一棒,学法懂法用法绝对不是那么容易和简单的。

上世纪九十年代,不少机关事业单位办企业、鼓励干部下海经商。此类企业经过折腾最后是以亏损告终,给单位带来不少麻烦事。我们单位也有加油站、房地产公司、投资公司等类似企业,由于各种原因也发生一些麻烦事需善后处理。领导知道学过法律、当过科技副乡(镇)长的我有一定的经验和能力,就狠狠地重用了我。处理这些后遗症,真必须应用法律。这让我原先学过的法律、所认识的政法领域的同学全都用上了,以用促学、边学边用,理论联系实际,我的法律知识和法律水平迅速得到提升。

本世纪初,所在单位新增招标投标综合指导和协调职能,这与法律高度关联。刚从参加经济建设主战场锻炼两年归来的我再次被领导看中,负责起草《龙岩市政府招标投标管理暂行规定》文件。根据规定,该文件在上龙岩市政府常务会研究前必须提交市政府法制办审查通过。当时有某市直单位的某文件提交市政府法制办后,好几次审查都没有通过,传说这一关非常严格,而“高大上”的市政府常务会议研究一关是更难过的。在吸取别人的教训后,我主动到福州请上级部门指导,找了多位同行和专家征求意见和建议,在充分的准备后质量较高,很快获得法制办支持,市政府常务会议也是一次研究通过。

招标投标是“舶来品”,是经济与法律的结合,这与我所学的国际经济法高度吻合。继续努力,我先是从事招标投标的清规建制工作,清理了一些与上位法相冲突的规范性文件。从抽象行政行为到具体行政行为,组织上安排我接手项目审批,承办了市级投资项目的招标事项核准工作。我在基建项目的审批实践中积累了一些体会,尔后把体会整理成调研文章发表。链条继续延伸,我从写到说又来个升华,把调研文章和工作实践等结合,形成《招标投标基本知识》的课程并到相关单位讲授。我两次受邀到龙岩市国资委讲授招标投标法课程,实际参加人数都比原先报名人数翻倍,社会反响极好。

法律情缘已从我扩散到家庭。毕业于原龙岩师专的我家夫人,参加中央党校本科的继续教育时坚定地选择法律专业。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大学的我家闺女,取得法律加英语的双学士学位。一家三口,全与法律有缘。从家庭到朋友,我有许多法律界的朋友,其中有一个外号叫“死板板”的极为可爱,他说起工作来原则有余、灵活不足,但关心起朋友来可是大方热情,当问为什么两者反差这么大时?他答道,讲理去法院,朋友之间好像家庭成员一样,彼此间可在一定限度内撒娇任性,这体现了纯真的爱,爱可是不讲理的。

(作者单位:龙岩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责任编辑:陈笑花) 

福建省龙岩市依法治市领导小组办公室 龙岩市司法局 主办

电话:0597-2800689   传真:0597-2800689   E-mail:0.88855@163.com   闽ICP备08010625号